与文学结缘与诗歌结缘

时间:2019-08-11

  现在的时代,一半人去创业,一半人去炒股,我们还能坐在这里谈论诗歌,是一件多么奢侈而又荒谬的事情。在某次演讲中,85后山东诗人老四如此说道。老四,原名吴永强,山东青年诗人,他以独具特色的创作风格在诗歌界崭露头角。今年,老四签约山东省作家协会成为第五批签约作家。日前,记者专访老四。记者朱德蒙

  曾有作家称,老四这个名字,听起来像自家兄弟,或邻居。但从诗歌里,你能感受到他逼人的才气和浪漫情怀。

  1985年出生于沂蒙山区的老四,与文学创作结缘,在他看来,纯粹是一个偶然事件。初中之前,我对诗歌的理解仅限于课堂上学到的那些古体诗。大概是1999年,我14岁,读初二。有一天刚下过雨,空气清新,我站在教室前的走廊上,越过整个县城,能清晰地看到南面的群山,我随口喊了一句,身站二楼望南方。很简单的一句话,被班主任吕宜国老师听到了,他很认线;你小子还会吟诗啊。我感到很诧异。老师说:这是诗的语言。

  就这样,自嘲一路写着顺口溜的老四进入大学。上了大学的老四,每天在图书馆里翻阅诗集、诗歌刊物;与同学一起创办《拓荒者》文学报我想我终于找到了归宿,应该属于这个群体。

  早前,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老四曾说,诗人,应该既是小说家,又是散文家,诗,只是他所呈现的文字的极小的一部分,金字塔顶尖的那部分。围绕金字塔的顶尖,是大量文字堆积成的基石。诗人的身份,应该是他所有身份中占用时间最小的那一个,但是,却也是自己最钟情的那一个。

  我为什么要写诗?博尔赫斯在一首名为《诗人表白他的声名》的诗中写道:天空的圆环量出我的光荣/东方众多的图书馆竞相争夺我的诗篇/帝王们把我寻找/要用黄金填满我的嘴唇/天使已牢记下我的诗句/而我才艺的工具/惟有耻辱与痛苦/但愿我生来就已死去。老四说道,这首诗,回答了作为诗人的职责,写诗的意义和荣光,以及痛苦的来源,你是否要承担这个世界的痛苦?以怎样的方式承担?痛苦和自由是相通的,这个世界有那么多诗人,在各自的世界里痛苦和快乐。正像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人,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痛苦和快乐。

  从2005年开始正式创作至2013年,从2013年至今,被老四认为是自己写作的两个阶段,我能感觉出那种让我自己欣喜的变化,我曾经追求文字的骚气,即带有深刻个人痕迹的狂躁之气,那些年写了很多类似的诗歌,如《一个人》《路过之诗》《错乱》《托付终生》等。

  从沂蒙山区走出,老四的诗歌,也被评论界认为带有一种沂蒙山区的特质。老四却表示,近几年,自己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正是在试图脱离所谓的故乡,最早写诗的时候,有点模仿的性质,为自己加上一个地域的外衣,这个地域又是那么顺手一个封闭的山区,作为地理概念和文化概念都很合适,而且不缺乏故事,山的起伏带来复杂性,很适合作为写作的母题出现。现在,现场报码开奖直播,我也在写那片地域,但早已不再陷于所谓的思乡之中。文学不应该有束缚,我们要写的只能是人性,别的东西都是次要的。人性从何而来,当然是生活,自己的生活和别人的生活。诗歌更像是人的思想的自传,以我的生命体验,以陌生化的方式,抵达一代人普遍情感中的通俗化。

  我想我是讨厌所谓的诗人这个标签下,被普遍认定的那些性格符号吧!我是普通人,没有什么个性,也不需要个性,我需要的是文字的个性,而非做人。老四说道。

  有人说,作为一个诗人,30岁之前写不出所谓的代表作,是不合格的。海子25岁淹没于铁轨,博尔赫斯在24岁时出版了第一本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激情》如今早已过而立之年,笑称上有老下有小的老四,也在转变着自己的创作风格,写作已不再全凭年轻的那种狂躁,而是更稳妥一些,因为30多岁正是一个尴尬的年纪,不进则退,没有好的作品,一切都是烟云。

  关于未来,老四坦言,自己一直想写小说,由不同的文字把自己包裹起来,诗歌作为核心,如果没有其他的文字来稀释,会显得干瘪。我经常建议诗人朋友,不要只写诗歌,如果其他文体写不了,总可以写一些与诗歌有关的随笔,这样也是诗歌的补充。诗歌之外的文体写作,其实也是为诗歌服务,比如小说,它是诗歌的延伸,叙事性是每个作家需要把握的,只有抒情的诗歌同样是干瘪的。小说当然不只是叙事,尤其是当下,小说正在从纯故事中脱离出来,把一些功能让位给影视。艺术探索没有止境,我们说讲好中国故事,讲好就不是故事本身了,是如何讲的问题。

  接下来,我可能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小说创作上,建构一个个体和时代的关系。故事中,是一个叫吴越的年轻人,以他为中心,向现实和历史延伸。他是很多人的集合,可能会有很多人的影子。老四表示,吴越这个人名,最早是自己的另一个笔名,2009年大学毕业一年时,我曾以吴越为主人公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后来这个名字就成了大部分小说中的主人公或者龙套,一个叫吴越的小报记者或者从事文职工作的底层青年,也是我自己的影子。那部小说,写大学毕业一年的故事。在年轻人中影响还可以,虽过去了很多年,但就在昨天,还有人在我微博上留言,讲述阅读感受。

  老四,原名吴永强,1985年4月出生,山东临沂人,居济南。中国作协会员、山东作协签约作家、山东青年作协副主席、张炜工作室学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青年文学》《山东文学》《西湖》《江南》等,入选多种选本,出版长篇小说一部。曾参加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届高研班、第二届新浪潮诗会,获2014紫金人民文学之星佳作奖。


彩票开奖大全| 今期开码结果| 黄大仙救世| 381818白小姐一肖中特| 六合宝典| 红姐高手论坛|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 马会彩图库| ztwap.com香港中特网| 香港挂牌完整篇| 中国铁算盘四肖| www.49492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