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1949秘密战线的起义

时间:2019-09-08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共北平地下党和军管会北平市公安局,联络、策动和指挥保密局北平站站长徐宗尧以下举行整建制起义,消除了原军统特务潜伏组织对北平市的巨大危害,成为对开国大典的又一份献礼。

  政权在大陆覆灭前夕,由军统局改头换面的保密局也开始分崩离析,一部分人请长假脱离军统组织,逃之夭夭,还有一部分人员看到大势已去,决心脱离阵营,参加各地军队将领的起义。而起义分若干种情况,一类是随所在地军政大员起义,如保密局湖南站张严佛、刘人爵。一部分是被迫参加,如云南站沈醉,被卢汉拘禁,被迫交出了组织人员名单、电台等。还有如周伟龙,在唐生明与中共的主动策划下,欲集结交警总队准备起义,不幸事情败露被毛人凤杀害。即便已宣布起义的如刘人爵等,也被保密局特务暗杀。还有就是主动联系中共地下组织,单独整建制的起义,如北平站徐宗尧,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徐宗尧是保密局北平站站长,北平站历来受到戴笠、毛人凤的重视,按保密局成立时报国防部核定编制,外勤站编制为三种,北平、上海、南京等为甲种站,编制160人。除站长、副站长外,有书记、助理书记、司书、情报编审、助编、译电员、人事、总务、会计、交通、学运指导员、工运指导员、情报员等。还有局电讯处单配的电讯支台,下设组台,与保密局总台直接联系,不受站长领导(沈醉:《保密局内幕》),由此可见甲种站的庞大。

  北平站成立于1946年,军统局改为保密局,原马汉三筹备的军统局华北办事处组建成北平站,办公地点原在板厂胡同,后搬至东城弓弦胡同,是几个四合院组成的大院。历任站长皆为资历很老的军统骨干,如马汉三、黄天迈、文强、乔家才、王蒲臣等,设六科,有近10个组、站,还有电讯支台、潜伏组、特别站、交通支台等下属单位。这些站长,为保密大多住在胡同里,一般特务并不知道站长住址。

  1948年冬,平津战役基本结束。1949年1月22日上午10时,和平解放北平协定签字。蒋介石在之前为稳定、拉拢傅作义,想尽了各种办法,为保华北、北平,绞尽脑汁。特别是利用保密局控制傅作义,傅的副总司令兼警备司令陈继承是军统特务,掌握军事、人事、警务、舆论,并控制嫡系部队、北平行辕、保警总队、华北“剿总”等。傅作义名义上掌控华北“剿总”60万军队,但实际上黄埔系部队他根本调动不了,只有陈继承可以调动。

  傅作义数次与陈继承发生冲突,并向蒋介石告状,为安抚拉拢傅作义,蒋介石将中统和保密局控制的社会局长温崇信、民政局长马汉三调离。同时密令国防部次长兼保密局副局长郑介民来北平,监视、督促傅作义固守平津,在东单、天坛监督修建机场,以运送兵员和物资。同时布置北平站实施暗杀计划,以威慑为和平奔走的爱国人士。

  保密局在北平所属公开单位是军队系统的调查统计室,能动用的单位还有保定绥靖公署警备司令部、北平市警察局、“绥靖总队”等。集团军(战区)、军皆有保密局派出的调查室或情报处、参谋处、师联络参谋,军以下还有谍报、政工人员。军统一贯有“秘密领导公开,公开掩护秘密”的原则,秘密单位如北平站等地址不公开,也多隐藏于各胡同内,只有门牌,无任何标识,便于遮人耳目。

  1948年春,毛人凤召集二处处长叶翔之及北平、山东、天津、南京特务头目二十多人在南京开会,主要目的是巩固华北治安,督促向解放区推进,刺探情报。保密局当时无法在解放区设立秘密电台,很希望将情报触角深入到解放区。徐宗尧等十人受到蒋介石接见,蒋鼓励他们深入解放区,并吸收解放区亲友参加保密局。

  1948年3月15日,国防部保密局冀辽热察边区特别站成立,站址设在北平地安门内东板桥14号,设人事、情报、会计、总务四个股,下设冀西组(河北涿县),并派人潜入涞水县解放区。后又成立冀东组(唐山),拟推进到遵化解放区,及津南组(天津市)、察北组(察哈尔张北县)、平津组(天津市),共5个组。

  特别站活动了9个月,仅搜集到几百件不可靠的情报,电台也未进入解放区。解放军发动辽西战役,徐宗尧丧失信心,向毛人凤建议后,不得不撤销特别站。12月14日,特别站撤销后第二天,毛人凤任命徐宗尧任北平站站长,布置5个潜伏组。督察王蒲臣(毛人凤的表兄弟、同乡、同学)是原站长,除负责监视北平站工作外,还派特务段云鹏炸何思源,其女儿死难,目的是威慑主张北平和谈的进步人士。

  华北“剿总”爆破大队长杜长城是北平特别站站长,在北平近郊布雷,阻挡解放北平,并策划准备爆破、毁灭城市。这个机构庞大,隐蔽在东城的一些胡同里。和平解放前后,保密局系统一片混乱,特务们恐怕被瓮中捉鳖,在大势已去、风声鹤唳的形势下,保密局将冀辽热察边区特别站新吸收的人员发放两个月薪饷后遣散。

  1949年1月20日,王蒲臣命令将弓弦胡同北平站所有1945年起的重要档案(包括人事档案)销毁。

  中南海内居仁堂是当时华北“剿总”司令长官傅作义的办公地。1949年1月21日,傅作义决定起义后,召集华北“剿总”机关人员及军长以上将领在中南海怀仁堂开会,宣布北平城内守军接受和平改编方案,开出城外听候改编,包括保密局公开身份在部队的人员,战区调查室、集团军调查室或情报处、副长官部二处、方面军外事处、军调查室或情报处、师联络参谋、部队各级谍报参谋政工人员,可自由离去。

  当场有黄埔系将领痛哭流涕,表示不愿参加起义。按傅作义的要求,离去听便,但不得带走部队。因而保密局在部队的人员随黄埔系将领走了一批,也有的在接受改编后登记领路费回家乡。

  1949年1月22日下午5时,傅作义又在怀仁堂召集保密局等秘密身份人员开会:宣布当日上午10时,和平协定签字,希望停止活动,保证生命财产安全,愿回南京可订机票……会议很短,但引起了与会人员的慌乱。

  这次会议参加者有徐宗尧、警察局长杨清植、警备司令部稽查处长毛锡园、北平支台台长阎守仁、督察室督察王蒲臣等共十余人。

  当时,王蒲臣将早已拟定的人员名单交给傅作义的秘书,而他似早已知道和平协定要签字,但其他人并无心理准备。杨清植还问徐宗尧:“有无办法?”看到大势不好,杨决定第二天飞南京,通知当晚集合,次日早晨飞南京,约100人。

  1月23日,北平的保密局各机构头目基本南逃,北平站下属各单位人员群龙无首,惶惶不可终日,气氛凄凉紧张。

  1月24日下午1点,聚集在南池子缎库胡同北平支台的保密局人员争论何去何从,互相争辩,几乎动武。北平交通支台台长跑到北平支台,大叫:“你们投降了!”支台长阎守仁打电话叫来徐宗尧讲话,大意是蒋介石、毛人凤不关心大家安全,至今未派飞机运人、电台,如继续坐以待毙,死路一条。

  大部分报务员,包括交通支台台长高呼:“拥护徐先生的说法!”22日会后,徐宗尧曾问阎守仁:“你为何接支台台长职?”阎答:“徐先生接任北平站,一定会有好办法,所以我才接。”徐回答他:“我的好办法是投诚,你封闭支台,停止发报、联络,造册准备移交。”获得大部分人的支持后,徐宗尧才宣布军统北平站起义,命令所有人员放下武器、交出电台。

  二、未如其它城市对政治犯进行屠杀。1月20日,北平看守所所长、法官,签请释放一百多名政治犯,徐宗尧予以批准,但不批准呈报的枪决三人。北平看守所是归保密局管理的秘密监狱,地址位于今东城炮局胡同,是羁押中共地下人员的初审之处。

  三、交出大批武器、电台、密码本及一百多人的人员登记名单。隐蔽在南池子缎库胡同的军统局华北武器补给站,站长由徐宗尧兼任,其任务是向北平市各特务单位补给武器弹药。同时该处为保密局北平支台收报台,发报台位于东单裱褙胡同观象台。

  四、由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保密局的调统室少将代主任冯贤年(秘密身份是北平站外勤联络专员),协助侦破王蒲臣布置的5个潜伏组。

  五、上交军统、保密局在北平历年来购置建立的多处秘密据点和房产,包括属于北平站管辖或直属保密局领导的秘密据点,如王佐胡同、朝阳门内大街的北平电讯工作队办公处、府学胡同的“绥靖总队第一大队”队部、石驸马大街的“冀中策反组”及设在大茶叶胡同、月牙胡同、铁狮子胡同等多处地点的华北“剿总”技术总队等。

  保密局北平站的起义,徐宗尧起到了关键作用。徐宗尧是贫农出身,木厂学徒,后参加东北军郭松龄部,前后17年,升到少将旅长、第一战区河北游击司令部少将高参,曾策反白凤翔伪军,白曾参加过西安事变捉蒋,受伤投日。白已与军统有联系,有两个秘密电台,联系人冯贤年。冯贤年介绍徐宗尧参加军统,并威胁已暴露身份,如不参加必不利于己,四海图库印刷图源徐只好参加。可见当时徐宗尧参加军统组织并非心甘情愿。

  白凤翔后被日伪毒死,冯贤年上报蒋介石,蒋命徐宗尧去重庆见冯。后戴笠在西安又约见徐宗尧,任命他为军统秘密单位五原办事处少将直属通讯员,负责敌后工作计划,后成立后方平津特别组。1945年徐任河北省会保定市警察局长。

  但抗战胜利后,徐宗尧看到的种种腐败现象令他忧虑、气愤、迷茫,他自己后来写的回忆文章谈到主要是五个现象使他开始思索。

  一、包括军统局的接收大员劫收日伪财产窃为己有,“五子登科”(指票子、条子、车子、房子、女子)乌烟瘴气。

  二、在敌后工作时期已认识到中共在敌后的抗战深得民心,而却奉行“曲线救国”的方针。

  徐宗尧军统7年外勤资历,使他了解军统内部派系的倾轧和勾心斗角,毛人凤任命他出任北平站站长,无疑是当替死鬼,徐心里是有抵触和不满的。他开始寻求出路,经多年好友池峰城(西北军将领,三十军军长,参加徐州会战、台儿庄会战,曾痛歼板垣师团,后任保定警备司令,华北“剿总”中将参议)牵线,开始联系中共。池峰城与中共有长期联系,他的勤务兵小李即中共所派。军统人员大多飞扬跋扈,但徐宗尧恰恰沉稳,所以池峰城对他有好感,并引导他与中共接触,介绍他与中共城工部王博生建立联系,王成为他们之间的联络员。王告诫徐不要暴露身份,积极联络,同时发展冯贤年和热察边区特别站站长李英(少将,与徐是东北军老同事)。冯是老资格,与北方军统人员皆有往来,消息灵通。徐宗尧第一步让冯密查王蒲臣布置的潜伏组名单。

  1949年2月1日,在弓弦胡同4号,徐宗尧见到解放军军管会北京市公安局一处处长冯基平,交出了保密局北平站清册。

  2月6日,北京市公安局命令徐宗尧在东板桥14号徐的住处成立“军统人员登记处”,至22日已登记一百多人。由徐召集后带往西城后马厂胡同10号开会,当日将起义人员送往清河农场训练大队。

  这次登记工作具体指导是北平市公安局二处侦讯科长任元,中间联系人是中共党员李士贵。徐宗尧率领保密局北平站起义,中共北平地下党城工部毫无疑问做了大量缜密工作,其中必然有若干无名英雄付出了艰巨、复杂的指导、配合。可惜,英雄的事迹没有完整留存,这是令人非常遗憾的。今天,我们仅知道还有一位中共地下党员郑熙也参与了北平站起义的联系工作。这就证明没有中共地下党和北平市公安局的全盘领导,北平站起义不可能顺利进行并成功。

  保密局北平站的起义比较顺利,事实上徐宗尧早就开始接触中共,他接手北平站也是准备向中共献礼,起义有准备、有目的,并非临时动议,这在保密局的区站起义中是唯一的一例。

  保密局北平站起义,只在徐宗尧的管辖范围,即只是他所领导的保密局北平站,其他如中统等并不能干预。故此,当时第二区、第四区公安分局据北平市军管会《关于北平市特务分子登记实施办法》,设立特务分子登记处,开始对特务予以登记。徐宗尧北平站起义对其他特务系统的人员无疑有较大的影响。至1949年底,第二区分局登记特务、党团骨干(党团由中统控制)275人,第四区分局登记652人,前来登记的人员实行控制、教育、改造和利用。对不肯登记继续搞破坏的特务则予以坚决。2月15日,北平市公安局逮捕中将张荫梧,破获他所组织的“华北敌后游击策动委员会”暴动阴谋,于四存中学据点起获电台、各类武器弹药。21日,第二区分局侦破“国防部二厅华北督导组潜伏案”,捕获特务4人。“国防部二厅”也是保密局控制的公开单位。

  北平站起义人员的结局不一:起义的一百多人并非全部自愿参加劳动、学习改造。在当时混乱情况下,和平解放以后,各种人心理开始产生变化,进入改造学校后,表现并不相同。有的人,如徐宗尧是认真学习,真心向善,毫无保留,后安排适当工作,从1962年起任北京第三、四、五届政协委员。

  有的本身投诚就有条件,如潜伏组韩北辰,2月3日向北平市公安局交出电台、密码本前,谈条件要保证安全、要职务,受到徐宗尧斥责后不得已才交出。再如冯贤年,最早受徐策动,积极参加起义,对侦破潜伏组贡献很大(无冯贤年很难获取潜伏名单)。他是老资格,上下皆熟,人脉很广,在清河农场劳动改造时,听闻朝鲜战争爆发,又动摇起来,后悔起义。因他在华北地区特务系统中关系多,社会关系也广,开始阴谋串联改造中的旧部下暴动,计划劫夺看守、警卫武器,冲出去上太行山打游击,被侦破,1951年被。这是很令人惋惜的,同时也说明保密局人员的改造是一个艰巨的过程,并不是仅仅起义了,就完全转变投向革命阵营了。

  转瞬之间,七十年如白驹过隙,当年的这些胡同街道,有的经城市改建已完全消失了,有的仍然基本保持着原貌。看到这些遗迹,我们仍然难忘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贡献,领导北平站起义的中共北平地下党和投向光明的人!(朱小平)

  互联网的独特魅力、强大吸引力和广泛渗透力与年轻党员的旺盛创造力等“诸力共鸣”,使得中青年党员成为“互联网党建”的中坚力量。依靠这支队伍推进新时代的互联网党建,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当前,香港极端势力的行为早已越过底线,不仅严重挑衅“一国”底线,也会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伤害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感情,给香港法治带来巨大危害。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贡献给世界的“大国智慧”“大国方案”,更需要“大国话语”来为其保驾护航。必须进一步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话语体系的构建与译介传播。

  全党必须高度重视这些来自国内外、党内外的重大风险,不断强化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中继续磨砺初心,切实提高进行伟大斗争的能力和本领。

  中国革命精神是我们的一个精神源头。如果没有源头,也就没有后来的水流。同时,还必须认识到,加强中国革命精神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当代价值。

  受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影响,民间投资活动还较为谨慎,存在较大释放空间,这就需要打好组合拳,多措并举激活民间投资活力,扩大民间投资的关联效应和乘数效应,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动力。

  一篇篇文章在系统数据库中汇聚起来,一位位专家不断“通关”,成为积极公正的评判者。提升网络理论表达活跃度,激活网上舆论引导正能量,iWaes的初衷,随之逐渐实现。

  2019年上半年刚刚收官,中国经济交出的成绩单备受关注。尽管外部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加,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但中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延续总体平稳的基本面,呈现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大趋势。

  网络是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主阵地、最前沿。要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唱响主旋律,壮大正能量,做大做强主流思想舆论,把全党全国人民士气鼓舞起来、精神振奋起来,朝着党中央确定的宏伟目标团结一心向前进。

  一方面,长臂管辖本身就是一个混合的法律概念,在当前语境下又进一步衍生到政治行为领域,更加掺杂不纯。另一方面,长臂管辖是在全球化时代应运而生,其出现是针对其中的治理赤字有的放矢。

  表面看来,美国传媒推动民主自由,但事实上,美国传媒并未超越政治而存在,而是以一种“去政治”的表象, 对内维系权力精英统治下的个人主义民主,对外协助军事-商业复合体实施霸权能力。

  《反海外腐败法》本是美国单方面的国际反腐行动,但鉴于美国在世界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其影响逐渐扩大,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全球反腐实现了从无到有,并逐渐演变成一个全球腐败治理机制。

  历经70年艰苦卓绝的探索和努力,现在我们实现了新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沧桑巨变。这一伟大跃迁的基础是中国的经济发展。

  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今天,推动文明交往互鉴走向深入,必将使亚洲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美好,必将使人类文明之花绽放得更加缤纷绚丽。

  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过程中,应尽量推动“一带一路”回归经济外交的本质;应通过引导更多社会力量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方式,突出和彰显“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倡议属性。

  历史深刻表明,爱国主义自古以来就流淌在中华民族血脉之中,去不掉,打不破,灭不了。我们纪念五四运动、发扬五四精神,必须缅怀五四先驱崇高的爱国情怀和革命精神。

  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各参与方共同努力,齐心做大世界经济的大蛋糕,从而使得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建设“一带一路”的国家和人民从中受益。

  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正是在中国网信事业建设实践中不断完善并最终形成,它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经验总结,体现着党和国家对信息化时代特征的探索以及对中国国情的深刻认知。

  民众预期既不能过多超出社会实现能力,也不能低于现实境遇状况。只有让预期保持在一个张弛有度的合理区间,才能激发社会活力,促进经济社会健康稳定发展。

  从早期的局域网发展到5G时代物联网,革命性的技术为世界带来了过去难以想象的便利和快捷,成为推动人类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不可或缺的“福器”。


彩票开奖大全| 今期开码结果| 黄大仙救世| 381818白小姐一肖中特| 六合宝典| 红姐高手论坛|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 马会彩图库| ztwap.com香港中特网| 香港挂牌完整篇| 中国铁算盘四肖| www.4949222.com|